荒北受,杂食
记脑洞用

自memo向兼推文

*刚入圈一个月趟了雷后的memo,由于我真的很少看同人文,不了解行情,所以中了不少招(


*人懒手慢看的少,不定期更新,个人口味严重


*主喻攻,受也吃,杂食吧,还有一些双花等其他CP也一起memo


*基本都是完结文,个人口味不喜欢BE,退一步可以没在一起但不要发便当(。


*排版是啥能吃?((((


喻黄


燕麦泥     十三月         ...


*只是记个乱七八糟的脑洞(。接前面那篇

*披着极道paro外皮但完全没什么实质内容,其实就是脑补了他们搞对象(

*可能会有纠葛的感(xiu)情(luo)关(chang)系

*本节有人畜无害的抹布女

"黑田还真喜欢把你寄存在这里呢,靖友。"

"少烦。"

现在是下午5点多钟,对于大多数上班族来说是刚刚下班的时候,club的客人很少,但是音乐已经响起,灯光也已就位,陪酒的小姐们已经处于待机状态了。

荒北坐在大厅的一个凹字型沙发的正中间,说坐又并不准确,他的头靠在沙发背上,仅靠臀部和沙发边缘的接点受力,双手插兜,双腿笔直地分开,那种微妙的平衡如果有人碰他一下的话,他就会顺势滑...

*随便记个脑洞,大概是极道paro

*黑田是荒北能干的下属←这样的设定

*荒北只是干部

*只是随便瞎想想(

"你不能自己学学打领带吗?”黑田雪成嘴上抱怨但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。

“太复杂啦,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学得会啊!”荒北靖友偏过头扬起下巴,“再说,我讨厌打领带,麻烦死了,啧,脖子都不舒服了。”

“不麻烦啊,平结很容易打,今天是正式的场合,忍耐一下几个小时就结束了。”

黑田嘴上说着平结容易,但每次都不怕麻烦地给荒北打十字结。虽然荒北粗暴的画风与浪漫优雅的十字结十分的不符,但黑田还是任由自己的喜好对他进行修饰,包括西装衬衣领带和各种配饰——反正荒北此时是任凭自己摆布的鱼肉。...

荒北和金城(10)

*流水账记脑洞。想哪儿记哪儿(。


*哎呦,上次记是7月份。。。


*现在两人的关系:金------------------荒

中间还有那么一大段距离(比划


只是,想早一秒见到荒北的脸。。。


意识到这一点的金城突然失速了。


“喂怎么了金城!“


把金城从混乱思绪中拉出来的,还是前面传来的声音。


金城抬头,荒北正停在那扭过身看着自己。


调整了一下动作,金城追上去停在荒北身边。


”刚才怎么了?“


”嘛,有点儿。。。话说回来,你怎么发现我在后面的?“


”哈?有人突然从后面追上来谁都能感觉到吧!再说,你的味道太明显了。“...

双王

*去年2月14日的双王脑洞,留个念(。

*有个巨大的捏造


酒吧。尊推门进来。


“啊!”


“哼!”


“哦呀,在这种日子完全不想看到的脸出现了,TEAM吠舞罗的周防尊。”


“不止是这种日子任何日子都不想看到你的脸啊,SCEPTER 4的宗像礼司。”


“哦呀,您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看起来并不像野蛮人该有的常识啊。”


“真是不巧,虽然不感兴趣但总是有人会送巧克力提醒我啊。”


“看起来并不像有女性缘的人也能收到巧克力吗?不会是组里的小弟送的吧!”


“我对男人送的巧克力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啊。你倒是摆着一张苦闷脸,想必一份都没有收到吧。...

荒北和金城(9)

*流水账记脑洞


*一数竟然都有9个洞了。。。看我能不能凑齐10个


*OOC大法护体!OOC大法好!(。


和荒北的联系只有新年时聊了几句LINE,互道了新年问候,金城询问了几句荒北家族旅行的事,仅此而已。


新年过后没多久,金城就回了学校。一方面是想趁着还没开学抓紧骑练,另一方面,金城总觉得在家不太呆的下去,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。


到了大学,自行车的水平跟高中完全不是一个档次,洋南自行车竞技部的正选名额竞争非常的激烈。一个学期过去了,金城和荒北连个正选的边儿都挨不上。除了更加刻苦的练习,也没有别的捷径。


这样想的当然不止是金城,已经有不少部员...

(又不填)

*接着前面的,还是荒北和金城


*只是个脑洞,依然想哪儿写哪儿,语言混乱


*脑洞不赶紧记下来我就会忘了(。但是一打开lft就想睡觉肿么办!


日子还是有条不紊地推进着,旅行资金搞定后也差不多进入考试期,考完就放假了。


家族旅行的事荒北也和家里敲定了,所以考完荒北就只是发了个邮件简单和金城告个别就回家了。


金城有科目没考完还在复习中,之前就知道荒北会先回家,所以也只回了个“一路顺风,下学期再见。”


傍晚金城回到公寓,没有做饭而是从便利店买了便当,一方面复习还是想节省时间,另一方面自己吃饭金城莫名有些提不起劲儿做饭来。


吃着一半,金城突然想起荒北会...

无意义的几个小段子




*CP:黑荒


*傻白,甜不甜不知道。。。

1、自以为很帅气的告白

“据总务省调查,说最讨厌对方的人90%其实是最喜欢对方。所以我喜欢荒北桑。”


“知道。”


“。。。哎?”


“那种事一看就知道了。”


“///////”


2、buff不是人人都能加


”荒北桑,接下来我们要抽车,请跟着我一起唱yukiyukisukisukidaisukiyuki”


”。。。。。。“


”。。。。。。“


3、等到可以若无其事的谈论过去的时候


“荒北桑的投球,直球也好曲球也好滑球也好,不管什么球,我都会好好的接住,所以请不断投过来吧...

(还不填)

继续荒北和金城


*矮油,脑洞还么完了(。


*用流水账记录脑洞


荒北打工的披萨店,因为价格便宜味道好送餐又很快速所以生意一直不错。负责外送服务的几个人包括荒北,进进出出的基本没有什么休息时间。


终于能够休息吃工作餐的时候,荒北拿出金城给做的便当。打开一看,丰盛,都是自己爱吃的。虽然不知道金城这种做饭的热情到底是哪来的,但是荒北长这么大,除了自己的老妈,没别人给准备过便当,金城是第一个。


不过金城做的没有老妈的味道,金城做的就是金城的味道。


还是有人关心的好啊,荒北觉得自己真是想家了。。。


“阿列,吃便当为什么一副要成佛的脸?”...


(可不填)

接着前面的,还是荒北和金城


*这次金城有些抽,果咩,脑洞里进了奇怪的东西(。

*另外,其实这几篇时间轴有些问题,别认真(。

*总而言之,只是脑洞而已(。


那之后的几天,金城一直没有机会跟荒北好好说话。


从金城平时对荒北的观察,这人基本没什么特别的物质讲究,与其说是简朴,不如说基本都是生存最低限度。


卷入麻烦的事件了?家里出事了?以金城对荒北的了解,虽然荒北比较暴躁易怒但做事还是有分寸的,而且荒北只是忙,情绪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。


所以对于荒北好像突如其来的经济需求,金城毫无头绪。


话说回来,金城和荒北现在学习生活在一起,交往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密切...

1 / 2

© 妄想暴走 | Powered by LOFTER